投稿邮箱:snedunews@163.com | 人员查询 | RSS地图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双减落地,重拳整治之后,校外培训机构走向何方?

  公众翘首以盼的“双减”文件终于落地。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称《意见》)。

  此前一天,一份“双减”文件于网络流传,引发教培股大震动。截至美国东部时间7月23日收盘,中概教育股普跌,几家头部教育企业一度下跌超50%,其中新东方跌超54%,好未来跌超70%,高途跌超60%。

  这份网传版文件的内容也在24日得以证实。文件对校外培训机构提出多条重磅措施: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

  有专家分析,在重拳监管措施下,培训机构必然要思考转型之路:一部分机构选择继续做学科教育,就需要从无序、非良性发展转向规范、健康发展,从与校内教育并立双轨转为校内教育的有益补充。在业务内容方面,则需要从学科教育转向素质教育、职业教育、老年教育、终身教育等非学科类教育。

  负担一年内有效减轻

  “双减”文件于今年5月21日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时隔两月后,这份业内翘首以盼的文件终于落地。

  南都记者从教育部了解到,这份《意见》在起草过程中,对10个省份100个区县1.86万家培训机构、68万名学生和74万名家长开展了大数据评估,对校内和校外存在的问题及原因进行深入分析。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中表示,“双减”工作的总体目标有两个,在校内,使学校教育教学质量和服务水平进一步提升,作业布置更加科学合理,学校课后服务基本满足学生需要,学生学习更好回归校园。在校外,使校外培训机构培训行为全面规范,学科类校外培训各种乱象基本消除,校外培训热度逐步降温。“一年内使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长相应精力负担有效减轻,三年内使各项负担显著减轻。”

  培训机构被资本裹挟状况严重

  在上海市教科院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董圣足看来,这份文件释放极强信号,必须站在新时代新起点大力规范校外培训行为,“大乱必大治”。

  记者注意到,教育部负责人在答记者问中直指当前校外培训机构存在的三大问题。一是规模总量庞大。据统计,目前全国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机构数量十分巨大,已基本与学校数量持平,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如果任其发展,将形成国家教育体系之外的另一个教育体系,不仅增加学生课外负担和家长经济负担,还会扰乱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

  第二则是违法违规情况突出。由于违法违规成本较低,导致无证无照机构屡禁不止,虚假宣传、超前超标、乱收费、与中小学招生入校挂钩等违法违规行为依然存在,机构倒闭、卷款跑路等事件时有发生,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第三是被资本裹挟状况严重。近年来大量资本涌入培训行业,展开“烧钱”大战,广告铺天盖地,对全社会进行“狂轰滥炸”式营销,各种贩卖焦虑式的过度宣传,违背了教育公益属性,破坏了教育正常生态。

  根据南都此前调查,当前中小学生参加校外补习的现象比5年前更普遍化、低龄化,补课时长也有所增加。超四成家长每年花1-5万给孩子补课,超五成受访者认为校外补习收费过高,增加了家庭的经济负担。

  对此,超八成受访者支持教育部门强化对校外教培训行业的监管;为实现教育“双减”,各有六成受访者希望教育部门提高校内课堂教学质量和师资力量、减少低效课堂,加强校内学科辅导、减少孩子校外培训负担。

  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上市融资

  备受瞩目的是,此次文件针对校外培训机构采取了史无前例的强监管手段。

  首先是审批的收紧。《意见》要求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对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改为审批制。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后,对其收费纳入政府指导价管理,由各地政府科学合理确定计价办法,明确收费标准。

  “这个目的是落实校外培训机构公益性质定位的要求,注册为非营利性机构后,举办者必须遵守非营利组织法律法规,尤其是不得通过举办校外培训营利。”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对南都记者分析。

  引发资本市场震荡的另一个原因是,《意见》还要求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学科类培训机构资产。“已违规的,要进行清理整治”。

  记者注意到,截至美国东部时间7月23日收盘,中概教育股普跌,几家头部教育企业一度下跌超50%,其中新东方跌超54%,好未来跌超70%,高途跌超60%。

  此外,《意见》还提出建立培训内容备案与监督制度。要求严禁超标超前培训,严禁非学科类培训机构从事学科类培训,严禁提供境外教育课程,依法依规坚决查处超范围培训、培训质量良莠不齐、内容低俗违法、盗版侵权等突出问题。

  据了解,培训机构主要采用的是自编材料,一些英语培训机构使用境外教材。教育部相关负责人透露,教育部将出台《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材料管理办法》,对培训材料管理提出要求。

  对于学科类培训机构的开班时间,《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线上培训每课时不超过30分钟,课程间隔不少于10分钟,培训结束时间不晚于21点。

  记者注意到,《意见》还要求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惰化学生思维能力、影响学生独立思考、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不良学习方法。聘请在境内的外籍人员要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

  向素质教育职业教育转型

  《意见》的“态度之强烈,措施之强硬”,让21世纪教育研究院理事长杨东平有点震惊,他认为,在这之后培训机构面临转型发展的问题,需要转向推进非学科培训的教育服务上。

  董圣足则建议,应该在大力推行中小学校内课后托管和服务的同时,综合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房屋租金减免、财政贴息贷款及税收优惠等措施,引导和鼓励现有义务教育学科类培训机构转型发展,发挥自身专业优势,转向素质教育题材,面向中小学生开展丰富多彩的艺术、文化、科技、劳动和体育等课后培训活动,以补充全日制中小学校的短板和不足。

  同时,鼓励和支持符合条件的存量培训机构剥离学科类培训业务,探索实行职业技能培训乃至学历性职业教育,并可与公办学校开展合作办学、实施委托管理。

  “培训机构需要从两个角度转型:一是发展形态转型,一部分机构选择继续做学科教育,便需要从无序、非良性发展转向规范、健康发展,从与校内教育并立双轨转为校内教育的有益补充;二是业务内容转型,需要从学科教育转向素质教育、职业教育、老年教育、终身教育等。”刘林告诉南都记者。

  事实上,早已嗅到监管气息的企业在“双减”文件正式落地前,就已开始谋划转型之路。

  其中,素质教育与职业教育是多家机构进军的赛道。

  今年6月,好未来旗下少儿英语品牌“励步英语”正式更名为“励步”,并推出线下学习空间励步儿童成长中心以及系列素质教育产品品类,包括英文戏剧、口才、美育、书法、益智、棋道等。瑞思教育宣布品牌从“瑞思英语”升级为“瑞思教育”,并将继续拓宽素质教育业务版图,入局STEAM教育及研学赛道等。

  在职业教育方面,高途于今年4月将原跟谁学成人教育品牌更名为“高途学院”,并于7月19日上线高途APP,主攻语言培训、大学生考试、公考、教资等职业教育业务。7月,好未来整合轻舟考研帮、轻舟考满分、轻舟留学等三个子品牌,推出好未来“轻舟”品牌,宣告进军职业教育领域,将业务范围拓展至传统技能类、新型职业类与成人学历类。

  而新东方则在北京怀柔新成立一家非营利的培训机构,致力于远郊区中学学科类培训。

  值得一提的是,继素质教育与职业教育后,也有一些机构向课后托管市场进军。

  6月29日,天津新东方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变更,新增范围还包括素质教育类培训、幼儿园及中小学生校外托管服务等。

  7月13日,好未来旗下托管品牌“彼芯”上线,据了解,“彼芯”以开设面向小学生的线下课后成长中心为主要业务模式,提供放学接送、餐食、课内作业、自主提升等服务。

  记者注意到,在“双减”文件落地当晚,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率新东方、好未来、作业帮、猿辅导、高思教育等120家全国性校外培训机构联合发出倡议,其中提出,深刻认识“双减”重大意义,坚决拥护中央决策部署。正确认识校外培训定位,加快转型成为有益补充。遵守价格管理确保质量,充分体现公益普惠属性。杜绝违法违规培训行为,切实维护群众合法利益。

1000.jpg

图片截自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官方微信公众号

  提高学校教育质量

  “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不仅要严格管理校外培训机构,更要提高学校教育质量,让学生在校内学足学好,缓解社会焦虑,降低家长送孩子参加校外培训的冲动。”教育部相关负责人指出。

  董圣足分析,对面广量大的校外培训机构实施治理,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从长远看,只有进一步均衡资源配置、提高教育质量、缩小教育差距,同时突出素质教育导向,优化教育评价方式,深化中高考改革,全面打破学校教育“唯分是从”“以分取人”和“分分计较”的困局,才能从根本上纾解社会各界的教育焦虑,有效降低广大学生及其家长在“补差培优”方面的所谓“刚需”。

  记者注意到,《意见》也从压减作业总量和时长,提升学校课后服务水平,提升教育教学质量等三大部分提出了若干提升校内服务质量的举措。

  例如,其中提出要通过促进新优质学校成长,积极推进集团化办学、学区化治理和城乡学校共同体建设等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同时,做强做优免费线上学习服务。针对当前义务教育阶段考试次数过多、考试形式单一、考试质量不高和“唯分数”倾向等问题,《意见》要求学校不得有提前结课备考、违规统考、考题超标、考试排名等行为,考试成绩呈现实行等级制,降低学生的考试压力。据教育部负责人透露,教育部正在研制考试管理相关文件,对此作出进一步部署。

  此外,《意见》还要求加大教师校外有偿补课查处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直至撤销教师资格,形成警示震慑,切断课外违规补课等经济链条。同时,严禁校外培训机构聘用在职教师,一经发现,坚决吊销办学许可证。

  刘林此前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指出,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中央提出的双减方针落实并不均衡,校内减负还是雷声大雨点小,由于校内减负这个老大难问题实招少见效慢,而对校外培训治理上手更容易。由此会导致一些地方治标比治本更积极。“但如果消极治本的话,治标成效不仅难以巩固,而且会产生新的形态以满足市场需求。”他说。

  全面治理,9地试点

  在全面开展治理工作的同时,此次《意见》确定了北京市、上海市、沈阳市、广州市、成都市、郑州市、长治市、威海市、南通市为全国试点,其他省份至少选择1个地市开展试点。

  教育部负责人介绍,试点地区主要针对以下三方面问题进行试点,一是对现有线上线下学科类培训机构要全面排查,重新审核登记,解决过多过滥的问题;二是可探索适当引进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参与课后服务,由教育部门负责组织遴选,供学校选择使用,并建立评估退出机制;三是强化培训收费监管,将学科类培训纳入政府指导价,通过第三方托管、风险储备金等方式,对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进行风险管控,预防“退费难”“卷钱跑路”等问题发生。

  南都记者注意到,教育部已于7月13日在教育部官网开通“双减”专栏,目前已有北京、天津、山西、辽宁、上海、浙江、吉林、安徽等8地介绍落实“双减”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意见》还提出,各地在做好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双减”工作的同时,还要统筹做好面向3至6岁学龄前儿童和普通高中学生的校外培训治理工作,不得开展面向学龄前儿童的线上培训,严禁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班、思维训练班等名义面向学龄前儿童开展线下学科类(含外语)培训。“不再审批新的面向学龄前儿童的校外培训机构和面向普通高中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对面向普通高中学生的学科类培训机构的管理,参照本意见有关规定执行”。

  南都记者吴单发自北京

  实习生周怀阳对本文亦有贡献。


必看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友情链接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产品服务 联系我们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