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snedunews@163.com | 人员查询 | RSS地图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我不再遗憾——杨昊晨

  后来啊,南山的风吹散了谷堆,北海的水淹没了墓碑,我翻找着黑白色的记忆底片,反射这色彩,那是遗憾。

  我终究是乘上了这列车,在我眼前的是梦想与远方,而在我身后的是回忆与念想。

  回忆起,时光的琴弦流逝的非常快如白驹过隙一般。那年的蝉声比往日的都要响亮,我漫步于鹅黄色阳光泻于的小道上,树丫上折射过来几缕温柔的暖阳。我伸出手,抓住了带有余温的阳光,它是宁静的,向上的,恰似少年勃勃朝气的。

  我伴着夏风,走于车站,在茫茫人海中,等待列车。我的身后传来一声喷嚏,我转过头去,发觉是个中年男士打的。他身着一件绿衣外套,头发留着中式长度,我可能不喜欢他,在公共场合大声打喷嚏,不太礼貌吧?我瞅了一眼后,又转过头去等车了。此时,太阳用阴云覆盖了自己的脸,就像太阳也亦不喜欢那人一样,微风吹拂胜火人间的力度也越发强了许多。

  车终于到了站,人们陆续都上了车,我上车后已经没有座位了,只好静静地站立在车里。我望见那位男子把靠窗的一个位置“抢”走了,并用身体紧紧的贴着。列车行驶了许久,天空下起了大雨,车内的冷空气十分不舒服,十分压抑、难受。列车停了一会儿,一位看上去年龄古稀的奶奶上了车,我望见那位男子更加向窗户那里挪移过去。此时列车内的空气好像不是很冷了,

  甚至有些温暖,令我十分奇怪,列车又到了一站停了,那位男子下了车,我看见他坐的那块窗户上有一个洞,它贴着窗户是为了挡风,为了挡住冷空气。

  久违的太阳喷薄而出,气候舒适,水波温暖,是遗憾……

  天亦可补,海亦可填,南山可填,日月既往,不可复返,今日也是夏日,但我不再遗憾。关关难过关关过,前路漫漫亦灿灿,是满足没有遗憾。

  (指导教师:咸阳市三原县兴隆中心校崔晓侠)

下一篇:灯火里的中国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友情链接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产品服务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