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四级站

  老家的西北方向有一座废弃已久的抽水站,我们叫它四级站,四级站是我童年的乐园和梦想的摇篮。

  四级站由大坝、水渠和工作室组成,大坝高高耸立,坝面的西面连着曲折绵长的水渠,坝面的正面是50度左右的长陡坡,陡坡下面是工作室。

  春暖花开、万物竞放的日子里,大坝的南北两面和长陡坡上盛开着各式各样的野花,野花间夹杂着繁茂、鲜嫩的青草。我们三、五个孩子臂挎粪笼,手牵小羊走走停停、说说笑笑地来到这里。放下粪笼、丢开小羊,脱下外衣,一阵追逐打闹之后,我们就争先恐后地跑到大坝的顶端,肩并肩站着的,坐下垂着小腿晃动的,俯下身子摘野花的……。一会儿,我们又不约而同地朝着坝面底下的工作室大喊,浑厚、悠长的回声让我们一次次喜笑颜开,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喊,回声载着我们的梦飞向远方。一只只小羊学着我们的样儿,也从坝面和陡坡上跑上跑下,有的头也不抬、一步步向前啃食青草,有的原地站立、咀嚼着美食、目不转睛地望着我们,有的一会儿竖起耳朵、一会儿耷拉耳朵,然后又转动脑袋、环顾四周,好像回味着春天的神奇与魅力。撒欢倦了的我们,索性就躺在野花和草丛中,听蜜蜂歌唱、看彩蝶奔忙,仰望蓝天,一架飞机拉着绵长的白线不慌不忙地走过,闭上眼,一阵阵浓郁的花香扑鼻而来、沁入心脾。

  夏天到了,我们跑上渠岸,举目远眺,看远方天地相接、群山绵延,一阵凉爽的风吹过,柿园的树叶哗啦作响。陡坡两侧的悬崖上一棵棵小枸桃树洋溢着青春的生机与活力。一只花鸟咕咕叫着飞了过来,落在枸桃树上,树枝上下晃动了几下,待到树枝“沉稳“后,花鸟伸出尖尖的嘴巴,轻快、敏捷地在叶子上啄了几口,然后就蹬开树枝,急匆匆地飞向陡坡底下的工作室。“走,掏鸟窝”,我们目随花鸟飞跑过去。

  秋天,四级站上空一朵朵白云懒懒散散地游过,一片片落叶惊扰了坝面的平静、匆忙了四周田园里农人的脚步,我们这些孩童成群结队地走进柿园、苹果树地,帮助大人们收获,处处是热火朝天的场面和丰收、欣喜的景象。

  雪花飘飘,我们漫步在田间小道,遥望四级站,一路欢声笑语地诉说着昨天、今天和明天。(张秋宪:陕西省乾县教育局秘书科副科长、综合组组长)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友情链接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产品服务 联系我们